2014年2月4日 星期二

童年時代的文林閣—兒時記趣

童年時代的文林閣兒時記趣    2003.10.17.


    文林閣位於芎林鄉文林村文山路234號。樓高四層,雕樑畫棟,光鮮亮麗,矗立在芎林老街,十分醒目。文林閣創設至今已有一百二十餘年,今天所見的廟舍,是民國八十年拆除後所重建的。

新廟雖然富麗堂皇,但與我印象中之舊廟,似乎大異其趣。記得,改建前的文林閣,儘管樓高只有一層,沒有金碧輝煌、光鮮絢麗的外表,但是造型典雅,色調古樸。樑柱雕刻與石柱造型雖然簡單,卻也稱得上巧奪天工。由石塊砌成的基座與地板,沒有亮麗光澤,卻不失堅固踏實。內部陳設雖然簡陋,也不失莊嚴穩重。
   
我是芎林人,老家與文林閣近在咫尺。對於文林閣的一切,自然有一份深厚的情感。事實上,我的童年幾乎有大半的時間在那裡度過。遊戲、玩耍、拜拜、看廟會,文林閣及其周遭的一幕幕情景,仍然歷歷可憶。

文林閣的後面是芎林國小。廟旁小徑是我上下學所必經。放學後,約集三五位同學駐足其間,休憩玩耍,幾乎成為小學時代的日常作業。那時候,沒有電視、沒有電玩,更沒有高科技遊樂設施。打彈珠、玩紙牌、射橡皮筋,便是我們主要娛樂。談起打彈珠,無論是廟舍裡頭,或是外頭廣場,均是最佳場所。文林閣內有露天天井,四周有小水溝,溝底平淺光滑,經常保持潔淨,非常適合玻璃彈珠流動。我們常聚集在那兒,從平台上將彈珠滑入溝中,比賽誰溜得遠,或彼此捉對,互相射殺對方的彈珠。廟舍前頭廣場,雖是泥巴地,倒也十分乾淨。在地上或蹲或坐,打打彈珠,不愁弄髒衣褲。廣場右側有兩條壕溝,是日據末期構築的防空設施,利用壕內外不同地形,掩護或追逐,更是增添樂趣。

文林閣的的右廂叫翰墨林,左廂叫圖書府。小時候,根本不解其意,只知道多半時間,兩個廂房總是空空蕩蕩的。不過,廂房內,偶而還是會吸引民眾聚集,或聊天,或下棋,甚至賭賭小錢。小孩子們,更是經常三五成群,打打紙牌,賭賭橡皮筋。紙牌是圓形的,直徑約五公分,正面有各色各樣的漫畫圖案,並分別有「將、士、象、車、馬、包」等記號,玩法雖不若樸克牌多樣,倒也十分刺激。此外,下「包棋」、下「押三仔棋」、賭柿子殼、木浪子殼或是玩玩小石子、小沙包,總是不亦樂乎。

文林閣廣場前半部的兩側,原有三家竹子搭蓋的小店,其中一家玩具店,除了賣玩具外,兼賣糖果與漫畫書。每天中午午休或放學時刻,總是吸引眾多的學生徘徊周遭。看漫畫是大多數學生所愛,我自然不例外;什麼「諸葛四郎大戰妖蛇黨」、「諸葛四郎大戰哭鐵面、笑鐵面」或是「大嬸婆」、「呂四娘」之類的,無不深深扣入許多小學生的心弦。由於多數同學家境清寒,買不起書,甚至租不起。因此,經常可見許多同學徘徊小店門口。擁有漫畫書同學,則成為我們追逐、奉承與巴結的對象。那時候,學校嚴禁看漫畫書,因此,文林閣內便成為我們聚集偷看的最佳場所。

每年農曆二月初三是文昌帝君誕辰,廟方照例會演戲慶祝,就在廟前廣場搭台演出,我們叫它「打大茶」。那時候沒有電視,平常要看戲不是很容易,看電影更是奢想。因此每逢演戲,總是擠滿觀眾。對小朋友而言,更是興奮時節,倒不是戲棚上演的戲能吸引多少小朋友,而是戲棚下那些賣零嘴、賣童玩的,林林總總,不得不叫人呼朋引伴,湊個熱鬧。

農曆新年也是廟裡最熱鬧的時節,儘管新年期間沒有演戲助慶,但是村裡的善男信女都會前來燒香膜拜。至於廟埕廣場,更是熱鬧非凡,小朋友放紙炮(鞭炮)、打彈珠、玩紙牌、耍童玩,追逐嬉戲,笑鬧聲不絕於耳。大人們,三五成群,打棋子(下象棋)、玩骰子、鬥四色(賭牌),賭賭手氣,吆喝聲此起彼落。

農曆新年外,每年考季也是香火較盛的時節。文林閣主祀梓潼文昌帝君。大家相信他是掌管文人考試晉祿的神明,因此每逢考季,各地應考學子前來膜拜,祈求上榜中第者,總是絡繹不絕。有一陣子,文林閣內設有還願燈籠,舉凡應考中第,金榜題名者,廟方會將註記有高中者大名的燈籠,高掛殿前,久而久之,蔚為奇觀,對於鼓舞學子,激勵文風,有著莫大裨益。

廟前廣場除了節慶演戲外,晚上時節,多半是冷冷清清的。還好會有跑江湖賣膏藥的前來耍耍把戲、變變魔術,記得有一個叫「牛車順」的藝團,說唱俱佳,技藝超群,曾經風靡一時。當然,也有一些民俗工藝團,如燒陶的、鑄鐵的,也會前來「秀秀」,甚至電影巡迴工作隊之類的,放放露天電影。這個時候,總是吸引了眾多村民,扶老攜幼,拎個板凳或竹椅,把整個廟埕擠得水洩不通。

或許是時代變遷太快了,曾經被列為古蹟的舊廟,早已被宏偉壯麗、金碧輝煌的新廟所取代。今天,除了宗教儀式與慶典演戲依舊有如過去之外,平常時期擠在廟前廣場的,竟然是一部部的轎車或機車。當然,往昔小朋友嬉戲玩耍與大人們下棋聊天,還有那耍把戲、賣膏藥以及一切孩提時代伴隨我成長的快樂情景,也都只有留在回憶中了。

改建前的文林閣舊貌
 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